主页 > www.xg7718.net >

新闻排行

最新新闻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求唐寅杀辛丑文章?大神们帮帮忙

发布日期:2019-08-18 17:2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II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109章 “仅仅如此?!”唐寅看着奄奄一息的辛丑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 这时,道路两旁车声阵阵,接着,飞快地行来二十多辆轿车,堵住街道的两头,接着,车门齐开,从里面涌出二百来号黑衣汉子,这些都是被洪门的帮众,看到场上的局势同时一楞,不明白怎么回事。 众人中,为首的一名大头目正是辛海,他也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,不过,看到辛丑浑身是伤的跪在地上却令他精神为之一振,随后惊讶地看着辛丑对面的唐寅。唐寅去医院探望谢文东时,他并不在场,所以也不认识他。 那名肩膀受伤的酒吧小头目飞快的跑到辛海近前,急声说道:“海哥我们遭遇了辛丑的袭击,多亏这位兄弟出手相助,不仅救了我,而且还把辛丑伤成这样!” “哦?”这乐呵呵的笑面帅气青年竟然能把辛丑伤成这样?辛海疑问道: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 “哦……”小头目想了想,顿了片刻,猛然记起,说道:“他说他叫唐寅!” 哎呀!辛海没见过唐寅,可是却听说过他的名字,原来此人就是唐寅。 场内,见北洪门的援军已到,唐寅不想再耽搁下去,缓步向辛丑近前走去,同时用食指轻轻敲打弯刀的刀身,指甲与刀面碰撞发出叮叮的轻响声,他说道:“到此为止吧!该结束了。” 当他走到辛丑面前还有三步远的时候,跪在地上搭拉着脑袋的辛丑猛然大吼一导报,把体内随后一丝力气使了出来,双手齐抖,两只匕首象是两支离弦之箭,飞射向唐寅的咽喉和胸口。 没人会想到辛丑在受这么多重伤的情况下还能做出最后一博,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也几乎没人能把辛丑的最后一击闪开,但唐寅却闪开了,脚下一个滑步,横着飘出小半米远,飞向他胸口的那马由他腋下穿过,射向他咽喉的那刀贴眘他的面颊而过,匕首的刀把在他的脸上划出一条红淋子。 发出这两刀之后,辛丑的最后一丝力气也随之耗尽,他看着唐寅,笑了,是苦笑,有无可奈何,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无力感。 唐寅抬起胳膊,用袖子在面颊蹭了蹭,承即耸耸肩,在辛丑面前站顶,说道:“再没有其他的本事了吗?” “你……如果杀了我……会有人找上你……为我报仇……” 唐寅扑哧一声乐了,反问道:“你认为我会怕吗?” “……”辛丑无言以对,碰上这样的对手,他还能说什么呢? 这时,场外的辛海走了过来,手中提着明晃晃的钢刀,边向辛丑面前走边咬牙狠声道:“辛丑,你也有今天?!你记得当初你是怎么杀害我兄弟的吗?你记得当初是怎么羞辱我的吗?今天我要连本带利讨回来!”说话间,辛海的身子直哆嗦,脸色又恨又气变得煞白。 当他走到辛丑近前,正想着该如何下手的时候,突然,他觉得自己的脖颈一紧,似乎被什么东西死死勒住,他急忙转目一看,只见唐寅一手握着双刀,另只手将自己的脖颈扣住,他心中一颤,惊讶道:“唐寅,你……你这……” “他是我的!”唐寅说首话,掐住辛海的手臂向上一举,一百好几十斤重的辛海竟被他轻易之间单手举到半空,后者脖子被掐住,手脚乱舞乱蹬,脸色由白转青,看样子随时有断气的可能。 “啊?”周围的北洪门众人又惊双愣,现在都想不明白唐寅到底是哪头的。 “你给我回去!”唐寅腰眼用力,手臂顺势向外一推,嗖的一声辛海的身躯向后倒飞出三米多远才重重摔在地上,随之又滚了几滚,才算停下来,当他捂着脖子从地上爬起时,衣服也乱了,手中的刀也摔没了,一张脸时而红,时而白,瞪着唐寅说不出话来。 唐寅没有停顿,扔出辛海之后,回手抓刀,同时一脚踢在辛丑的胸口,辛丑受力,身子后仰,还没等他摔倒在地,唐寅的刀也由半空中劈了下来。只听喀嚓一声,辛丑的脑袋被唐寅一刀削下,如柱的血全顺着断头的腔子喷射而出。 由于他的身子是后仰,血也是向后喷射,没有溅到唐寅身上一滴,却喷在辛海身上不少。 辛海心中的愤怒顿时被惊骇所代替,下意识地连连后退,低头看着轱辘到自己脚底下的断头,他的呼吸也随之变得凝重。唐寅收刀,看眼辛海,柔和的一笑,向地面的断头怒了努嘴,说道:“这才是你的!” 说完话,他弯下腰神,以刀尖挑开辛丑的衣服,找到他口袋里的手机,然后拿起,在电话簿上翻了翻,发现有个电话号码被标注成‘大哥’的名头,唐寅一笑,快速地发出短信,只有六个字:杀此人者,唐寅! 发完短信,唐寅一挥手,将手机甩掉,然后转过身形,大摇大摆向场外走去。 过了好半响,辛海和场上的众人才回过神来,看着身首异处的尸体,众人心中有同一种感觉,唐寅是真狠啊!多亏不是己方的敌人,不然他得比辛丑可怕十倍、百倍,也要难对付十倍、百倍。 当他们反应过来时,唐寅已经走到场外,看酒吧场子的小头目跑到辛海近前,冲着已走出好远的唐寅扬扬头,问道:“海哥,就这么让他走了?” “不然还能怎么样?”辛海掏出手绢,厌恶地擦着衣服上的血迹。 “他杀了辛丑,我们……应该感谢一下他吧?!”小头目结结巴巴地说道. 辛海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看他那牛逼哄哄的样还需要我们感谢吗?”他边擦着血迹边嘟囔着骂道:“这***混蛋……”